浙江特大传销案组织者称不是传销 是古老投资

  昨天上午,杭州市余杭区法院开庭审理了“1040阳光工程”特大传销案,蔡某等53名被告出庭受审。该传销组织以“1040阳光工程”、资金连锁经营等虚假项目为幌子,编造只要缴纳69800元,一到两年就能获利1040万元的谎言,诱骗众人上当,涉案人员超600人。此外,这也是余杭法院受理的涉案人数最多的一起刑事案件。 记者 尚淑莉 文/摄 实习生 何林

  2009年以来,被告蔡某等人先后在湖北省武汉市等地加入“自愿连锁经营”传销组织。该组织以“1040阳光工程”为名,要求参与者购买1至21份不等的产品,第一份3800元,第二份起3300元每份。买了产品后,便获得加入资格,然后每人可以有3名直接下线,以此类推,不断向下发展。

  传销组织采取等级模式进行管理,分别是实习业务员、业务组长、业务主任、业务经理、高级业务员,根据自己培养的成员下线所购买产品的总数,将决定你是否能“升级”,当下线份以上份额时,则升级为高级业务员。

  这个组织按照级别及发展下线人员购买份额的数量计算报酬,包括直接提成、间接提成等。

  2013年12月,蔡某、王某、汤某等人到杭州余杭考察后,决定将他们在武汉的人员整体搬到杭州。

  2014年4月,蔡某将整个管理区域的下属分为AB两组,分别由王某和汤某担任组长,并在每组下面设了7-9个办公室。警方经过数月部署,最终对该传销组织人员进行统一抓捕,因为涉案人数实在太多,警方不得不把笔录工作放到了当地的体育馆进行。截至2014年10月23日案发,这个传销组织中参与传销活动的人员累计达600人以上,传销金额累计人民币3000万元以上。

  昨天早上9点钟,记者来到法庭。法官和书记员已经按照编号顺序给辩护律师排好了座位,50多个律师,排了好几排,记者估算,包括公诉人、www.744000b.com。被告人、押送和看守被告人的法警、辩护律师、法官,在审判区参加庭审的人数就超过150人。

  随后,花了约半个钟头,律师们才陆续按照座位顺序入座下来。9点半左右,法官宣布开庭。

  这时,从法庭左侧,53名被告人在法警的押送下,逐一走进法庭,也站满了整个审判区,足足3排。法官表示,由于被告人数实在太多,所以被告人的个人身份信息在开庭前,已经在羁押室向每个人进行了逐一核实,并且进行编号。

  之后,法官每进行一个环节,每个被告人都要逐一回答,比如起诉书上显示的个人信息有误的在哪里、起诉书副本是否收到、收到是否超过10天、辩护人有无收到起诉书副本、是否清楚自己享有的举证、辩解的权利法警挨个向被告人递话筒,也就是说所有相同的环节要进行53次,公诉人念完起诉书,法庭宣布将1号被告人蔡某留下,其他被告人带下法庭。

  记者了解到,当初公安部门出动2000余人抓捕,而法院相关工作人员也透露,开庭时间预计长达两天。

  蔡某个子不高,说话嗓门很大,所以团伙内其他成员都叫他“蔡大”。蔡某还有个称号是“老总”,这是组织成员对高级业务员的称呼。

  蔡某在福建开有一家公司,而且他是大学毕业,在昨天受审的53名被告中,为数不少的人都有大学学历。

  蔡某在法庭上表示,自己干的不是传销,“这是一种古老的投资性的东西,老祖宗传下来的。”至于一些组织内部制度,人事安排等情况,蔡某很多都表示自己不清楚,“都是老祖宗定的。”

  根据蔡某的描述,这个组织在余杭地区还有N个团队,上级是谁他也不清楚,团队和团队之间交集也不多,顶多是领导人之间打打电话。像他这样“老总”级别的人物,共有10来位,而且每个月都可能产生新的。

  蔡某告诉法官,自己在组织里没赚到钱,“我一共投入了160多万,到现在才收回20几万”。不过他于2012年购买了一辆保时捷卡宴车。

  ●对未通过执法证件年度审验和因离职、退休、工作调动、岗位调整或者其他原因不在行政执法岗位的人员,要注销其行政执法资格并收回执法证件。www.122444.com

  经开展走访调查、信息研判等工作,该二人行踪被锁定在河南省洛阳市。4月10日,在洛阳警方的协助下,办案民警连续三天通过逐街、逐巷地毯式排查,发现并及时解救了被传销组织非法控制人身自由的杨某、兰某。经查,杨某、兰某二人在去往宁波的路上同一河南籍男子相识,此人谎称跟随其到河南可以挣大钱,涉世未深的杨、兰二人信以为真,被骗至河南洛阳,从而误入了传销组织。

  1955年4月,来自亚非29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在印尼万隆参加了第一次亚非会议。中国外交代表团由周恩来、陈毅等组成。周恩来在会上做了几次重要的发言,提出“求同存异”方针,得到与会国家的一致认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