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4 Not Found

  陆某是来自湖南的一位普通务工人员。原本,他靠着在工地上做打桩生意,每月赚几千块钱。虽然钱不算多,却也能过好日子。

  三个多月前,陆某在老乡介绍下,加入了所谓享受国家优惠政策的“1040”工程,并做起“只要投入近7万元钱,3年内赚1000多万”的美梦。

  他卖了打桩机,东拼西凑投身这个大工程,并发展了两个下线。然而,事实上,他陷入传销组织的漩涡并走向了毁灭之路。

  近日,富阳警方先后将该组织的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。根据初查情况,共有500多人牵涉其中,“大老总”周某至少获利千万。

  陆某最初接触“1040”工程是在今年四五月份,他还在上海,有一台打桩机,虽然仍欠了点债,但生活过得还不错。

  那时,他听老乡说,有一个工程值得投资,只要投入69800元,3年内可以赚到1040万元钱。接着,老乡和他解释,赚钱采用“五级三阶制”,就是五个级别,三个晋升阶段。

  第五级最基层,是实习业务员,缴入1至2份(每份3300元);第四级是业务组长,缴入3至9份;第三级是业务主任,缴入10到64份;第二级是业务经理,缴入65到599份;第一级是老总,缴入600份以上。三阶制是实习业务员晋升为业务主任、业务主任晋升为经理、经理晋升为老总,需要不同的条件。

  总之钱缴得越多级别越高,同样,返利也越多。发展下线越多,获利也越多。比如缴69800元直接晋升为业务主任,一个星期左右就可返利1.9万元。发展一个下线元,发展下线元。

  最开始,陆某不信有这样的好事。在老乡的苦口婆心下,他有点想入非非,决定跟着对方去“富阳基地”实地考察一下。那一周,陆某住在对方介绍的租房里,平时也没人看管他。他白天被带去看工地,晚上被带去逛富阳。

  回到上海后,他果断将打桩机卖了八万多元,带着妻儿投奔富阳,一次性缴入69800元,成为业务主任。接着,他又发展老婆、妹夫成为下线。他计划着等赚了大把的钱后,那几万块的债务就不用愁了,还能让家人过上富裕的日子。

  渐渐地,陆某发现事情有些异样。他们住的房子是对方介绍的,房租得自己付。成员间有一个虚拟网,上线全都是用短号联系,不告诉他长号。

  虽然不限制自由,但有一位“自律总管”每天随时会打电话来问动向,就像查岗一样。

  他们不集体上课,但每天都有人来对他做思想教育,有时是一个人,有时是两个人,轮流灌输组织纪律、规则等。

  上线跟他说,达到“老总”条件后,每月有6到8万月薪,还能出国游。所以大家的目标就是做“老总”。

  可是,按晋升条件,做“老总”要达到600份以上,也就是198万元以上,那得发展多少下线?陆某不敢想下去。

  7月初,陆某和同样把整个身家都押进“1040工程”的尹某等人向警方报案。

  该组织以湖南省湘乡籍人员周某为首,共10余人。白小俎开奖最快结果随后,警方先后将6名主犯抓获。

  被抓人员中级别最高的周辉(化名)交代,他们原先在安徽合肥也是做传销,模式一样,后来受到当地警方冲击,逃到富阳。但是,他们对会员的说法是因人员众多,分流一批至富阳。

  去年3月,将传销窝点转移到富阳后,该传销组织疯狂发展下线,有的会员借钱加入,有的贷款加入,有的骗尽亲友,最后弄得千金散尽,家庭失和。而上层管理人员,坐收渔利,他们当中有人拿了钱甚至在湖南长沙买了房子,其中未落网的“大老总”周某更是获利千万元。

  日前,陆某经民警介绍,在富阳从事一份保安工作。他很感激当地警方的帮助,也对自己的未来很茫然。他说十多万的欠债不知何时能还清,很后悔当初一时冲动,被老乡花言巧语蒙骗,误入传销组织。

  2019年全国老年人太极拳健身推广展示联动活动【山西大同分会场】【双扇舞】表演单位;大同市老年体育协会【100】人

  新浪娱乐讯 8月23日,有媒体曝料,近日,冯德伦休假就回家陪妈妈,他当时穿得很休闲和妈妈石燕逛街,母子俩站在一起时发现母亲更加会打扮,而且就算年纪大了也很有气质。当天冯德伦是陪妈妈出来买化妆品的,冯德伦在一旁给意见,母子俩感情很好。随后母子俩就去到餐厅喝下午茶,而冯德伦带妈妈来的这间餐厅原来是老婆舒淇有份投资的。

  今年6月,家住海盐县西塘桥街道的小陆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名叫小婷(化名)的女生。两人都二十岁出头,且十分投机,聊生活、聊未来,很快便以男女朋友相称。每次过节,小陆都会给小婷发红包以示爱意。